您好!欢迎访问,公司主要生产经营各种环卫车 28吨勾臂式垃圾车 25吨勾臂式垃圾车 30吨勾臂式垃圾车 大型勾臂式垃圾车 重汽28吨勾臂式垃圾车 特商25吨勾臂式垃圾车 天龙25吨勾臂式垃圾车 欢迎来厂选购!!!
新闻中心拉臂式垃圾车客户资讯

环卫车厂家:探访西安唯一生活垃圾填埋场:日填埋垃圾达7000吨

作者:hwcxl  发布时间:2012-7-7  新闻浏览热度:

主导产品:环卫车、洒水车、环卫洒水车、多功能环卫洒水车、垃圾车、密封自卸式环卫垃圾车、挂桶式环卫垃圾车、车厢可卸式环卫垃圾车、摆臂式环卫垃圾车、压缩式环卫垃圾车、水罐环卫车、运水环卫车 厦工楚胜(湖北)专用汽车有限公司 厂家直销电话:15172795555 0722-3318000    公司网址: http://www.hwcxl.com/

常住人口有10多万的纺织城,到了夏天以后,气味很臭,特别是江村沟垃圾填埋场附近,更是臭味刺鼻,这让纺织城的住户苦不堪言。西安市城区700多万人的生活垃圾,目前都在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处理。该生活垃圾填埋场日处理量在7000吨左右,是西安市唯一一家生活垃圾填埋场,也是全国最大的生活垃圾填埋场之一。

  西安已逐渐与国际接轨,居民生活质量也日益提高,而这座对纺织城住户生活造成影响的生活垃圾填埋场该何去何从?7月3日,记者一行来到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实地采访。

  记者体验:污水+消毒水沿路湿漉漉

  7月3日上午,记者沿咸宁东路向位于白鹿原上的江村沟生活垃圾填埋场走,一过东三环,路上的垃圾运输车就明显多了起来。垃圾运输车从纺南路向东走,在快到达收费站时,右转进入狄寨路,由于狄寨路上的车辆较少,车体上印着西安市各区“环卫”字样的垃圾运输车,感觉一下子集中了起来,一辆辆呼啸而过。

  大量垃圾运输车沿X101路向原上进发,随后又拐入白鹿西路南段,再经弘知路驶进白鹿西路北段。据当地村民讲,白鹿西路北段这条公路就是为了江村沟生活垃圾填埋场而修建的,因为这条路的北端就是垃圾填埋场的入口。在跟随一辆垃圾运输车向填埋场去的过程中,记者发现不断有污水从垃圾箱内流出,洒在公路上,而有此类现象的运输车还有好几辆。路边一名环卫工人说起垃圾场时,显得激动:“这路上经常都是湿漉漉的,污水加上消毒水,不好打扫,气味也大,我们都管这垃圾场叫‘万年臭’”。

  在全长2公里多的路上,除了几辆驾校的小轿车和农用车辆外,来回奔跑的几乎全是各种型号的垃圾运输车。随着江村沟生活垃圾填埋场越来越近,臭味也越来越浓烈。进入垃圾填埋场的大门后,没多远就能看到一条宽阔的山谷,谷底就是垃圾的填埋处,记者看到,谷底西侧是正在工作的作业面,除了三辆推土机和两辆挖掘机外,就是一辆接一辆正在倾倒垃圾的运输车。由于谷底面积宽阔,正在作业的推土机和挖掘机几乎被“淹没”在了暗灰色的垃圾“海洋”里。

  居民感受:“自垃圾场建起后,不光气味难闻了,连水也变味了”

  肖家寨村位于江村沟垃圾填埋场山谷的西北方向,老肖家就住在沟的边沿处。老肖向记者大吐苦水:“我们这儿离垃圾场太近,一天到晚都闻着臭气,尤其是晚上,窗户都不敢开,苍蝇和蚊子也多得可怕”。老肖在肖家寨已经居住20多年了,据他的亲身体验,自从垃圾场建起后,不光是气味难闻了,连水也感觉变味了,他说:“以前的水喝起来甜得很,不管是煮面条还是做汤味道都很好,可现在,水有了沉淀,味道也不如以前了。”

  同样在肖家寨村居住的刘女士,在村子下面新建的污水处理厂上班。她说:“这臭味也是一阵阵的,晚上10点多,垃圾场就开始放沼气,一直到天亮,能把人熏死,大夏天的还得把窗户关严实,十几年了,大家的抵御能力似乎也挺厉害的,你要说习惯了这臭味还是真的。”

  顺着肖家寨村往西走,记者来到纺织城国棉三厂,这里的居民对此更是有切肤之痛。一位居民埋怨说:“各个时段的臭味还不一样,白天是腐臭,晚上比厕所没冲干净还臭,都说是他们傍晚开始运臭水(指渗滤液),恶臭一飘下来,一夜都没法透气。”这里的人提起垃圾场对纺织城的影响,个个激动万分,一位老人告诉记者,他前几天在车站等车,看到一个姑娘戴着口罩乘车,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

  “垃圾场没法搬我们也理解,这臭味我们也基本习惯了,可初来这边的人咋想我们纺织城?”老人说完长叹一口气,摇了摇他的扇子,冲记者挥了挥手说:“没办法!”

  居民担忧:“这几年村里不发药,现在好几个人身体有问题”

  7月5日,记者再次来到江村采访,一户人家住在离江村沟垃圾填埋场约800米左右的地方。女主人姓贺,在得知记者的来意后,她立即指了指门口的几个箱子:“看,那是一整箱的敌敌畏,都是灭鼠灭苍蝇的,我们这儿离垃圾场太近了,敌敌畏成了每家每户必备的东西。”

  说话的同时,贺女士扬起手里的苍蝇拍,上面有两只刚刚被拍死的苍蝇,她无奈地冲记者撇了撇嘴:“每年夏天,苍蝇永远灭不完,臭味也是每天都能闻到,有啥办法?”停了一会儿,贺女士拽了拽记者的衣角说:“有一段时间,我们街坊邻居都开玩笑说‘碗里的苍蝇比米都多。’”

  “前几年,村里还给发点药,大概是前年到现在,药再也没有发过。现在光我们一个队里,就有好几个身体有问题的,而且大多都是三四十岁,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垃圾场太近的缘故”,说到这里,贺女士很是担心。

 本文来自【厦工楚胜(湖北)专用汽车有限公司】市场部www.hwcxl.com